170803

进入三月之后,有段时间不再写东西了,会画画,极偶尔阅读,大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书目。

还活着。也只是在活着,以呼吸和新陈代谢的形式,平衡而尽力不引人注意。

但只是这样的程度,就已经觉得辛苦。

张国荣先生在遗书最后写:我一生人无作坏事,为何会这样???

我也问妈妈,尽管我自认不是一个完备的好人,但我发誓不在任何时刻成为加害者,为什么我要过这样的生活,为什么是我过这样的生活。

妈妈回:那你要我帮你什么呢。


念书期间从未打工,实习顺利没吃过苦,虽然算不上财富家庭,但几乎是在心想事成的爱里成长了。是这样的认知,让我慢慢克制公开卖惨。

应该是对命运感恩涕零才对,甚至还获得一张不赖的中上面皮。凝视想死掉和赴死之间的鸿沟,到底心有不甘。

到底意难平。


然后几个月的时间匆匆流过,像被人发现的瘪气球,再度充满、没有褶皱,等待未来的某日衰亡,或者干脆是电光火石里的一次爆炸。

如果说终于体悟到一点,大概是成年人的不敢轻易丧。

todo list里的事项不会被眼泪冲淡,即使是朋友也不具备永久倾听的义务。空耗时间最为徒劳,毫无经济效益,和愤怒一起,被自己定义到无能者具备的无能素养。

是我自己的问题吗,这样刻薄自省。又在心底哀求,为什么不能也迁就我一次。

从未被满足的爱欲,最终会害了我。几段年少时候经历的恋爱,在二十代终于被允许进入。自以为是,明明喜爱却偏要以沉默警告伤害对方获得快乐,甚至期望主动接受对方的报复,然后碰瓷式的装作受害者讨要道歉。一个小孩子能坏的地步,不是“不懂得爱人”可以辩解。

我感到抱歉。

抱歉的真的,然而真相大白之后,侥幸对方不幸的心情恍然生出。


原来真正让我活下去的从来不是乐观、正能量,而是痛苦、挣扎和所有的消极情绪。但这样的人很难为人所爱,唯有鲁莽的坦诚,自私而不知内疚的人才能无往不利。于是学习在合群和刻薄的自我中切换。在不能带来快乐的空间里,因为强迫自己完成一件厌恶的事情,而生出剑峰割过一般的快感。

“感觉你过的很不好。”

不是的,其实也还好。

没有人可以说哪种人生更值得度过。《老男人》里,崔岷植自问:纵使我是禽兽,难道就没有生存的资格吗?

如果一个人唯有伤害自己才能生活,即使这样,也要捆绑他的双手吗。

可以再痛一点,再走得更深一点。向自我追问的过程中,在我遇到愿意被救起的人之前。


第三次路过onepage,第三次心动,终于买下了《春盏》。













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 )

© 奈良狐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