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不再提起那个谁了。我是盛着月亮的水,投石的人散了,顺其自然风平浪静。

回顾去年的这个时候,我做好了最后的打算。四年间风风雨雨,两个人凭着自我牺牲从而成全对方的一点孤勇,总能绝处逢生,可最后与命运殊死一搏,我们全力以赴,却一败涂地。

时间的傲慢当前,两人都掉了眼泪。我真正走投无路,本决心不告而别,一时心软,竟被牵扯衣袖。报应姗姗来迟,藕断丝连,我不敢动,它却断了。

在不安分的心和不分先来后到的爱人面前,我是所有的时代,所有的夜晚,所有的宝剑,我是所有的任何人,我是那个人,我被决一雌雄,必然失败,被迫夺走,并顺应诗文写下终结句号。

说来好笑,投石的人忘却了,但石头的位置,水比什么都清楚。时至今日,我仍有无缘强续的执念,我坦诚磨损的痛苦里带有快感,坦诚私心,坦诚一种对盖茨比式垮塌的崇拜。


又挨到一年年关了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 )

© 奈良狐犬 | Powered by LOFTER